望青崖.

我永远喜欢周瑜。

祭孙郎文

四月初四,惊聞兄喪丹徒,星夜馳赴,與張昭共掌衆事,待幼主踐祚,方得暇日。時新桐初引,清露晨流,忽憶汝,又念及陰陽兩隔,不覺淚下潸然,屬文以寄哀思。

吾與汝素相友善,有總角之好,骨肉之分。後吾得汝書,將兵而迎,方覺初見尚垂髫,恍惚已成立,長槍一杆可破天光矣。既共有鴻鵠志,遂相與謀天下。

亂世稱雄, 與試鋒芒,轉戰江東,平定八方。后汝轉進,留吾鎮巴丘。吾與汝俱少年,以為雖暫別離,終當久相與處。嗚呼,孫郎竟雲何,誠欺我耶? 天命在汝,豈料奸人謀之,璧碎江東,瑜失策矣!

嗚呼哀哉!舒縣春好,而千枝為誰發?自此而後,再无秉燭游日也。

汝今遠去,留吾于世。松柏不可曲也,磐石不可移也,此心向孫,當效犬馬,破虜討逆,愿開盛世熙洽。

奉君一言,誓固江東, 汝安心且去,異日泉下得見,定不負之。嗚呼哀哉,尚飨!


铁锁连横火乘风,应是将军梦里人。

建安十三年。

碧波辽阔,泊着舳舻万里,映在周瑜眼底。

火光忽起。

东风呼啸而来,倏尔卷得火舌高窜舐吻天际,霎时间人声四起,曹军惶惶。

那来势迅猛的风引得火光照彻天地,却在周瑜身侧失了浩荡气势,乖顺蜷伏在他袍角。

长风吹彻衣袍鼓荡,英姿历落的少年郎眉间灼灼似有万丈光芒,他冷眉高声喝道:

“曹贼!”

“安敢犯我江东!”

孙讨逆英魂未朽,曹贼安敢犯我江东?!